人家肚子疼

2021-01-15 04:47

“当时我也没太在意,人家肚子疼,上厕所很正常。”翟奕然回忆,等李某上完厕所回来,他再查看李某的手机,发现手机的通话记录是空的。“是不是你上厕所的时候给删了?”张健问了一句。

持刀抢劫?!案情重大,派出所立即将案情上报至分局刑侦大队,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民警起了疑心……

据男子李某称,7月29日晚6时30分左右,他到立山区光明街14栋其外租房屋处收取房租后,下楼至一楼和二楼缓步台时,被两名戴浅蓝色口罩的男子架到一个铁皮箱处,这两名男子用刀逼迫李某并抢走李某裤兜内的2500元,之后二人在立山区光明街打一辆红色出租车往西逃跑。

“不是!不是!我也不知道咋就空了。”李某矢口否认是他删除了手机通话记录。李某的回答让两名侦查员起了疑心,但接下来李某的话让侦查员确信李某报的是假警。当张健向李某索要租李某房子的租客电话时,李某竟称手机里没存租客的电话,而且也记不住租客的电话。

前日上午9时许,一名70多岁的老太拽着一名年近50岁的男子走进立山公安分局友好派出所。中年男子犹犹豫豫,“还是别报警了,认倒霉吧!”可老太却不肯罢休,“瞅你那个熊样,被人拿刀抢了还不敢报警,赶紧跟我进去!”

原来,李某在7月初收取租金后,没有交给家里人,而是和他人打麻将都输掉了。当家里人问起租金时,李某就随口称自己被抢了,却没想到母亲十分执着,非拽着他报警,他只能硬着头皮编造了被抢的经过。

当听侦查员说要查看自己手机通话记录时,为了不暴露自己报假案的事实,就谎称上厕所删掉了手机里的全部通话记录。但他万万没有想到,正是这个举动弄巧成拙,让警方起了疑心。目前李某已移交给鞍山市立山分局友好派出所,案件仍在处理中。

李某回忆,这两名男子一人瘦高,大概30多岁,另一人矮胖大约40多岁。李某称,被抢后他一直没敢告诉家人,直到报案前晚,他的妻子和母亲问起房租的事,他这才告诉家里人自己被抢了。家人坚持要报警,可李某却以“怕被报复”为名劝阻家人报案,可李某的母亲是个“眼里揉不得沙子”的人,她第二天一早拽着李某到派出所报警。

负责调查此案的是分局刑侦大队一中队侦查员翟奕然和张健,二人立即到案发现场进行勘查。勘查期间,翟奕然提出要看一下李某的手机,以便于确定准确案发时间,可李某却突然称肚子疼,要上厕所。

当两名侦查员将情况向副局长李刚汇报后,有着30年刑侦经验的李刚立即指令,找到租房的租客,核实案情。

当天下午,警方找到了租李某家房子的租客田某。据田某称,李某并未向他收过房租,下半年的房租早在7月初就已经交付给李某。看来,李某在说谎。随即,警方将李某又传唤至警局,经过讯问,李某终于承认自己谎报了警情。